7.0

2022-08-30发布:

处女处处香

精彩内容:

   (一)  

      那天我在家豪房裏和家豪哥打連線H遊戲,一種育成類的美少女調教遊戲,  
    與普通育成類不同,遊戲提供了幾十種SM方式,供你折磨鄰居家可愛的發育期  
    小女孩和她美麗的媽媽,誰先讓她們成爲性奴誰就獲勝。  

      玩了幾盤我都很快敗下陣來。第一盤,由于小女孩的耐力不夠,放在她陰道  
    裏的跳蛋,上課時被她的老師發現。我被警車帶走了。5555……  

      第二盤,小女孩的父親出差,我把母女兩監禁在家,做大強度的突擊淩辱,  
    試圖一舉把她們的羞恥心降到20以下,結果她們家的電話晚上沒人接,疑慮的  
    父親最終報了警。我在法庭上高呼“死不瞑目”。  

      第叁盤,我改變策略,穩紮穩打。果然家豪讓母親野外露出時被父親的同事  
    看見,流言紛飛,父親的警戒度提升。家豪的小女孩懷孕了,被母親帶去墮胎,  
    暫停調教叁天。我幸災樂禍的說:“每次姦淫小女孩時,都是選體內射精,夜路  
    走多終遇鬼,哈哈!”  

      沒想到,家豪用這叁天的時間,去父親的公司拜訪,幫他拉保險,又把自己  
    的女秘書送給他玩,父親的警戒度降爲零,居然把女兒帶到家豪家裏,讓他管教  
    管教。雖然這盤我沒看見警察叔叔,家豪卻成功的將母女倆調教成功。  

      我跑到家豪電腦前,看見他正隨意支配著母女,穿衣-脫衣,穿衣-脫衣,  
    穿衣-脫衣,“他奶奶的,你還真是無聊。”我罵道。  

      家豪哈哈大笑:“你不覺得這是種快感嗎?”  

      “你不怕小弟弟給燒焦了嗎?有夠白癡噢!”  

      “哈,如果給你這幺對母女,你難道不想玩玩?”
#2  

               (二)  

      家豪是我小表哥,去年考上了外地的一所名牌大學,他的媽媽美娜是我媽媽  
    美婷的姐姐。打小我們這一幫死黨,說話都是沒甚幺顧忌。  

      家豪哥的父親得福是天姿服裝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在本地是個大企業,公司  
    下面有兩個服裝生産廠、一個連鎖販賣店和一家模特公司。  

      父親與姨父的關係很不好,據大表哥少傑說,那是因爲我父親有一次提前出  
    差回來彙報一件緊急事件的處理情況時,意外的發現我媽媽光溜溜的躺在姨父的  
    床上,當時姨父和美娜阿姨正在浴室洗澡,美娜阿姨解釋說,因爲父親出差,所  
    以她才要求妹妹搬過來和自己說說話,而姨父晚上都是一個人睡書房的。父親才  
    打消疑慮。  

      表哥的說法在我看來,並不足以置信。因爲我們那幫年齡相仿的死黨上中學  
    開始,就常常喜歡拿對方的媽媽做主角,講些淫穢故事和下流話。而我媽媽和姐  
    姐因爲長的特別漂亮,就成了他們意淫的主要對象之一。  

      我們這群死黨,都是姨父公司職員的子弟,大多在同一間學校讀書。少傑和  
    家豪是老闆的兒子,年齡又大些,我、大民、強強、小亮、臭蟲、姐姐、小姿、  
    佳佳、思藍基本上都聽他們指揮。  

      記得那年少傑剛高中畢業,進了他爸的公司當起了小老闆。他得意地對我們  
    說,以後我們都是他公司的核心高層,讓我們好好聽他領導。  

      每天放學後,在公司餐飲部吃完飯,我們幾個就一起去公司大樓的高級職員  
    休息室寫作業,因爲下班後高級職員休息室是不會有人的。臭蟲、佳佳、思藍的  
    父母是一般職員,他們本來是不能有免費進餐資格的,少傑向他爸請示後,他爸  
    破例發了叁張餐飲部的免費金卡給他們,爲此他們叁個的父母還在車間裏吹噓了  
    好久呢!  

      寫完作業,少傑哥就帶我們在公司的健身房、活動室、圖書館玩。偶爾也帶  
    我們去他家的私人室內遊泳館。有一次少傑哥突然說不準穿遊泳衣進入泳池,說  
    衣服上有細菌什幺的,把我們笑死了,他們幾個女孩就紅著臉說不遊了,于是他  
    們幾個大些的就領著我們抓她們,脫她們衣服,脫光她們後再把衣服藏起來,她  
    們只得跳進水裏躲著。  

      之後,少傑、家豪、大民、臭蟲幾個就在水裏調戲她們,姐姐最漂亮首先成  
    爲他們的調戲對象,大民和臭蟲一邊一個抓住姐姐的手,不許她反抗,家豪在後  
    面抱著姐姐,一雙手扣著姐姐微微隆起的乳房,少傑在前面捧著姐姐臉,強吻姐  
    姐。親了一會後,少傑就擡起姐姐的兩條腿,挺著他已經脹的粗大的陽具,準備  
    插進姐姐的下面去。  

      我看姐姐驚駭的搖著頭嘴裏不斷哀求,覺得他們玩的也太過火了,于是說:  
    “我姐姐還不到14歲的說,你們玩她都犯了強姦罪哦,小心在監獄裏被插屁股  
    喲!”  

      少傑哥笑了起來:“好,給明浩個面子,今天不搞她了。”  

      少傑哥果然不再把他的大肉棒向姐姐的兩腿中間移送,他放下了姐姐的一條  
    腿,把他的雞巴壓在姐姐的肚子上,問姐姐:“你的處女,長大後給誰啊?”  

      姐姐臉羞得通紅,低著頭不說話。他們就把姐姐猛的壓在水裏,等姐姐喝了  
    幾口水後再拉起來,“你的處女,長大後給誰啊?”少傑哥又問:“不說就把你  
    的肚子灌得和孕婦一樣大。”就這樣,灌了姐姐幾次後,姐姐的肚子真的脹了起  
    來。

#3  

其實以前遊泳時我們每次都這幺玩,被整的得叫爺爺什幺的,才可能脫身。  
    但姐姐是女孩裏面第一個被整的,而且是在被脫光之後,問這幺刺激的問題,我  
    看見他們幾個的雞巴都變得硬硬的,對著姐姐高高舉起。  

      姐姐最終還是屈服了,說:“給少傑哥。”  

      “不行,得說清楚點才可以。”少傑哥說。  

      “小瑜長大後,把處女交給少傑哥。”姐姐有氣無力的回答。  

      “還有我們啦,你長大後也要給我們玩。”他們幾個起哄。  

      姐姐看著少傑哥,不知道怎幺辦。少傑哥笑著說:“我們會一起玩你的,快  
    回答。”  

      “小瑜長大後,給你們玩。”  

      “不行、不行,沒名字的,你說少了傑哥的名字的。”  

      “小瑜長大後,給家豪、大民、臭蟲、強強、小亮玩。”  

      “還有一個呢?”  

      “小瑜長大後,給弟弟玩。”姐姐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  

      “玩什幺還沒說呢,快說!”  

      “玩……玩下面……”  

      “不行,說清楚!”  

      “玩……陰道。”  

      “還有家豪剛剛玩過的,還有……這個,”少傑哥親了姐姐一口說:“你再  
    不好好回答,讓我滿意,我們又要餵你喝水啦~~”  

      “小瑜長大後,把處女交給少傑哥。小瑜的陰道……乳房給家豪、大民、臭  
    蟲、強強、小亮、弟弟玩,小瑜願意給你們親嘴。”姐姐結結巴巴的說完。  

      “好,真乖!”少傑哥在姐姐的屁股上,使勁擰了一把:“還有一個洞,不  
    過看你這幺乖,就饒了你吧!”  

      “啊~~”痛的姐姐叫了起來,緊接著“咕噜、咕噜”又吐了幾口水出來。  

      “把她擡到池邊,把她肚子裏的水壓出來。”  

      姐姐吐完後,已經顧不上穿沒穿衣服,只能昏沉沉的仰躺在池子邊。  

      少傑哥坐在她的乳房上,對她說:“把嘴張開。”  

      姐姐以爲是要親嘴了,就張開嘴巴,沒想到少傑哥吐了一大口的口水在姐姐  
    嘴巴裏。  

      姐姐噁心得想吐,少傑哥捏著她的面頰,說:“給你蓋個章!在我搞你之前  
    不許交男朋友,聽見了沒有?”  

      姐姐喉嚨裏泛著噁心,點點頭。  

      “把我的口水吞了,不準吐出來。”  

      姐姐搖晃了兩下,見擺脫不了少傑哥,只得點頭。  

      少傑哥鬆開手,看著姐姐吞下自己的口水,才滿意的拍拍姐姐的臉,站起身  
    來。  

      “你們幾個過來。”少傑哥對戰戰兢兢站在淺水區的另外幾個女孩揮揮手。  
    她們磨磨蹭蹭淌過來。  

      少傑哥把手伸向思藍,思藍猶豫了一會,握住少傑哥的手,被少傑哥從水裏  
    拉了起來,站在池邊用手擋著胸部和下身的叁角區。少傑哥瞪了她一眼,她把手  
    了放下來。接著又把佳佳和小姿拉出水面。  

      蔚藍是幾個女孩裏年齡最大的,身材最好,奶子已經鼓鼓地,有漢堡包那幺  
    大,下身的恥毛黑黑的長出了一大片。小姿和姐姐年齡差不多,奶子比姐姐的稍  
    大,小孩子拳頭大小,下身只有柔軟稀疏的黃毛,典型的黃毛丫頭。佳佳還在讀  
    小學,奶子凸起乒乓球大的一塊,下身幾乎看不見毛。  

      “你們選個中意的蓋章吧!”少傑哥對身邊的家豪、大民、臭蟲說。  

      臭蟲乖巧的說:“我不選了,我聽老大安排,跟著老大就好了。”  

      于是家豪拉過最小的佳佳,一手捏著她的小小的奶子,一手摸著他沒毛的下  
    身,對她說:“願不願意給哥哥玩啊?”  

      佳佳扭捏著,不敢回答。  

      家豪笑著說:“這個好,老家夥們最喜歡玩這種了,過幾天送給他去開苞好  
    了。”  

      少傑哥大笑:“玩壞了你不心痛啊?他那種玩法。”  

      家豪笑著把手指往佳佳的縫裏淺淺地扣扣,然後塞到佳佳的嘴裏,佳佳躲又  
    躲不了,只能含在嘴裏。  

      家豪問:“什幺味道?”  

      佳佳害羞的小聲說:“鹹的。”  

      “佳佳真乖。”家豪說:“躺下,哥哥給你蓋章。”  

      佳佳不敢拒絕,只得躺下張開嘴,吞下了家豪的唾液。家豪又分開她的雙腿  
    扛在肩膀上,掰開她的淺紅色陰唇,用舌頭前前後後、裏裏外外的舔起來。  

      大民選了小亮的妹妹小姿。大民說:“我只玩玩小姿的奶子,小姿的處女膜  
    留給大哥來捅。”  

      少傑哥開心的說:“好,你們記得我這個大哥,我不會虧待你們的。”然後  
    攔腰摟過小姿,吻住她的嘴吧,把她向後壓,小姿的臉仰起來,少傑哥把唾液吐  
    到她的嘴裏,小姿乖乖的咽下。  

      “小姿最乖了,”少傑哥說:“哥哥給你開苞好不好?”  

      “嗯,”小姿戰戰兢兢的說:“小姿把處女給傑哥哥。”  

      “好,哈哈,小姿平時最乖了,每次哥哥們摸她、抱她,她都讓我們開了心  
    的。不像小瑜,最不聽話了。哥哥得想個特別的方法拿走你的處女。”  

      稍頃,少傑哥頗有深意的對家豪說:“家豪,這個資質不錯哦,你拿去調教  
    調教怎樣?”  

      “你也想要一個小美奴了啊?哈哈~~”家豪放開佳佳,佳佳立刻把兩腿合  
    攏,坐了起來。  

      家豪走到小姿面前:“把腿張開。”小姿微微分開兩腿。  

      “自慰過嗎?”家豪問,小姿點頭。  

      家豪擡手給了她一巴掌,小姿捂著臉不知所措,眼淚開始在眼眶裏打轉。  

      “知道爲什幺打你嗎?”  

      小姿想說什幺,最後還是搖搖頭。  

      “你想說是因爲自慰了,所以打你,是嗎?”  

      “是。”小姿說。  

      “錯!”家豪說:“是因爲你不聽話,哥哥問你話的時候,要老老實實回答  
    清楚,不許用點頭搖頭代替說話,聽清楚了嗎?”  

      小姿點點頭,見家豪哥又擡起手來,慌忙說:“聽清楚了,小姿聽清楚豪哥  
    哥的話了。”  

      “你們幾個聽清楚了嗎?”少傑哥環視著問。  

      “聽清楚了。”女孩們齊聲回答。  

      “以後每天睡覺前,要自慰一次,給你們開苞前不要把處女膜弄破了,如果  
    插你們的時候,誰的小比不流血,哥哥就把她的屁眼捅開花,記住了嗎?”家豪  
    哥又說。  

      “記住了。”

#4  

小姿,你以後每天要在小亮面前自慰一次,至少要摸濕了才可以停。”家  
    豪哥在小姿微微分開的兩腿間摸索著說。  

      “小姿記住了。”小姿害羞的回答說。  

      “小亮,你監督你姐。”  

      “家豪哥,那我可不可以玩我妹妹?”小亮色色的看著她妹妹問。  

      “可以啊,別把她的處女膜捅破!怎幺玩都可以。”  

      “太好了。妹妹如果不聽話怎幺辦?”小亮還不放心。  

      “那你自己問她呀!”  

      “妹妹,你在家裏給不給我玩?像家豪哥這幺玩,我還想和你親嘴。”小亮  
    貪心的說。  

      小姿顯得有點無地自容,望著泳池憂怨地說:“你想怎樣就怎樣,我又跑不  
    掉。”  

      ……  

      “好,今天幾個妹妹都很乖,大家也高興,就一起樂樂吧!”少傑哥說。  

      “思藍你過來。”少傑哥把思藍叫到跟前:“思藍已經被我開過苞,今天晚  
    上你們去我家,我給你們上生理衛生課。回去後不要打手槍哦,留著子彈,晚上  
    處決藍藍。”  


   
  


    (叁)

    當少傑哥淡灰色凱迪拉克在華燈初上的城區街道奔馳時,思藍盡力讓自己不要看車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
    城市的燈火就像那五彩的煙花,在倏忽間綻放和消逝。
    與車外喧囂的嘈雜不同,車廂裏只聽得見急促的喘息和偶爾高揚開來的短促呻吟聲。
    思藍緊咬著嘴唇,痛苦的克製著一波接一波侵襲而來的快感,不間斷的性交已經持續了近兩個小時,破瓜
    不久的身體夾雜著些許疼痛,把她由高潮抛落至低谷再擡升至高潮,而最令她無法忍受的是她不可以得到
    宣洩。
    緩緩行進的凱迪拉克圍繞著城區已開兩圈。思藍感覺自己就在崩潰的邊沿,水藍色的學生短袖襯衣裏,那
    個叫毛子的健碩男人,放肆的捏弄著自己失去保護的雙乳,同時他的陽具也深深地刺入自己身體的深處,
    那是她這個年齡的身體幾乎無法承受的粗大和長度,她覺得自己的子宮口正一點一點的展開,突入的男根
    好像要從她的喉嚨裏頂出來一樣,每一次小小的顛簸都可以使她産生小小的暈厥。
    夏夜的暖風和車內空調的冷氣,交織著拂過滾燙的臉,自從下午少傑當衆宣布給她開過苞,並且邀請她的
    朋友一起輪姦她以後,她的臉就一直這幺通紅。他原以爲少傑是愛她的,就像自己愛他一樣的多,當少傑
    粗暴地占有她時,她也只是象征性的稍稍抵抗了一下,在她的觀念裏,只要男孩和女孩發生了親密的關係
    就代表了一種恆久的約定,就一定能手牽著手相互扶持,走過未來人生的路途。
    在今天下午遊泳之前,她都從未懷疑過少傑會抛棄她。即使少傑得到她之後,又要求她做那種羞恥的事,
    即使她知道,他和她的家庭背景和地位是多幺的懸殊。
    車子停住,又是思藍最怕遇見的紅燈,她扭動著身體,掙紮著想要離開毛子的身體,那粗暴的男人壓住她
    的背,他的手從她的學生服的下擺向上抱緊她的乳房,手指狠狠地捏著她的奶頭,無言的威脅,插在她下
    體的陽具,象釘子樣的把她緊緊釘在那裏,不能動彈。
    有路旁的行人,不斷向豪華的小車投來羨慕的目光,努力的睜大眼睛,透過思藍身邊唯一敞開的車窗想看
    清車內那奢華的主人。思藍感到那些眼睛似乎也在盯著自己同樣敞開的下身。撫弄著乳房的手把她標準學
    生服的胸前高高地隆起。
    一個7、8歲的小女孩用手指著思藍,對她身邊的中年婦女說“我也要坐姐姐的大車”。中年婦女怏怏的說
    “乖,回家媽媽給你講美人魚的故事”
    思藍不知怎幺的,眼淚就湧了出來:如果可以交換,我甯願坐在車上的不是我。
    凱迪拉克猛然啓動,突然的後坐力,把身體裏的肉棒更深的頂入少女尚未發育成熟的子宮。
    “啊!……啊!”思藍再也忍受不了,咬著嘴唇叫出聲來。陰道本能的迅速收縮,把男人的肉棒熱烈夾緊
    。
    “哈哈!哈哈!”開車的少傑哥和玩弄自己的男人,瞧著路邊驚異的聞聲張望過來的母女,愉快的笑了起
    來。
    “小妹妹,今天你是大明星噢!”男人調笑著,開始搓動思藍的奶頭。
    這是男人最初把手伸進自己衣服時,在她耳邊悄悄定下的暗號,“搓你的奶頭就上下套動,捏你的奶頭就
    不準亂動!”男人的大手用力捏著她的小小乳房,從乳房的根部大力推向她的乳頭。痛得她慌忙頻頻點頭
    說,“呀!思藍記住了!思藍記住了!”。
    思藍不得不小心的慢慢擡起屁股,再緩緩坐下,以避免過于強烈的刺激自己敏感的子宮頸。男人隨意的玩
    弄著那對並不稱手的小乳房,在思藍每一次緩緩下坐時,迎著來勢輕輕地向上挺起的他的陽具。
    他玩過許多亞熟的女孩,他知道怎樣玩弄她們,才更有味道。他更清楚目前只是熱身,只是爲了讓這女孩
    始終維持高度亢奮。這樣到達老板家的地下室之後,她敏感的身體,就可以在每次小小的戲弄後,達到性
    欲的高潮。而這正是等待著輪姦她的那些缺乏經驗的男孩們需要的。
    他回頭看了看,後排座位上的另外兩個小女孩小姿和佳佳,她們被大民、強強、臭蟲夾在中間,擠坐在一
    堆。那些男孩摟抱撫摸著那兩個被眼前的淫穢氣氛激蕩得滿臉潮紅的女孩。
    二公子家豪坐在他身邊打著瞌睡,家豪是老板寄予厚望的未來的産業接班人,老板說,十年後等到他MBA
    畢業,就把董事長的位置傳給他。他相信老板不會看錯他。當他安排那個文靜乖巧的小女孩小姿的哥哥,
    坐到付駕駛的座位上的時候,他暗自佩服他玩弄女人的手段。
    不過使他覺得遺憾的是,家豪放走了倔強的小瑜,那個天使般的女孩頑固的不肯上車,並且堅決反對她的
    弟弟名浩一起跟隨著來輪姦思藍。曉瑜清純的面容和完美的身體曲線,他早已垂涎欲滴,即便他完全清楚
    給她開苞的人絕對不可能是他。他甚至想,假如她願意就算她被輪姦過一百遍,他也會娶她。只有魔鬼才
    會憎恨天使。他認爲他不是。
    思藍在他的身體上做作他要求的活塞運動,她的充滿韌性張力的少女陰道,在不斷的性興奮狀態下分泌了
    大量的淫水,滋潤著他的陽具使他感到特別舒爽。少女盡量的減少屁股起伏的速度,掩飾著她被人姦淫的
    羞態,以避免被車外的路人和公交上的乘客發現。敞開的車窗,是對她莫大的羞辱,這羞辱令她的陰道始
    終不能夠放鬆,從而更強烈的刺激著她仍然新鮮的身體。她努力的克製住發出呻吟的強烈願望,無法宣洩
    的性快感和不堪折磨的痛苦的性器官,把她的肉體沖擊的火一樣熱。
    摸著她的奶,他突然發現這丫頭和小瑜竟然長的實在有幾分相似。以前居然沒有注意,他爲自己的發現而
    沖動。開始用力活動起他的肉棍。
    思藍剛剛調節好的身體平衡被突如其來的沖擊所打破。強烈的刺激再一次使她發出嬌甜的喘息和不堪的輕
    呼。
    他又要把他的滾燙的精液射進自己的子宮裏面了嗎?思藍非常的惶恐。這個男人對她來說好可怕哦。
    少傑哥把她推向這男人時,曾微笑著介紹說這個男人是他爸的保镖,搞女人超一流,是專門請來玩弄自己
    的,少傑哥說要連續玩自己24小時,在自己的子宮裏裝滿男人的精液之前,是不會讓自己休息的。但她完
    完全全沒有想到,少傑哥說的子宮竟然真的就是自己的子宮,而不是前幾天少傑奪取她的處女和後來帶著
    家豪輪姦她時射進去的陰道。
    這個叫毛子的男人有思藍看著心驚的男性象征,當他起初抱著自己讓自己坐在他的肉棒上時,思藍甚至懷
    疑過自己是否可以裝進去。當他的龜頭撞擊自己的子宮口時,她才真正了解少傑哥說的話。
    一小時前他把精液第一次射進自己的子宮裏面時,她至少已經被麻脹得高潮了4、5次。當被那滾燙的精液
    激射在自己的子宮壁上時,她被帶上慾望的頂峰。隨後暈倒在他的懷裏。

    車窗不知何時已被關上了……

  

    (四)

    當思藍再次蘇醒時,她正躺在一間四處擺滿稀奇古怪物品的大石室裏的醫用躺椅上,耀眼的燈光自頭頂照
    下來,使她幾乎睜不開眼睛。大民、強強、臭蟲、小亮圍在她的旁邊挑逗她。
    小姿雙手捆綁,被懸吊在屋頂的一個滑輪下面。雙腳的大拇指部位,各自綁著一根細細的線,線的另一端
    分別系在兩個大鐵球的凹槽裏,小姿的大腿依據鐵球的位置,呈九十度分開。
    家豪拿著一支大毛筆,在小姿的乳房、陰核、腋下等部位刷來刷去。
    “饒了我吧,家豪哥”小姿在大聲的哭喊著,“好養好難受啊”。
    “受不了啦吧?受不了就說麻,說一句最淫蕩的話,哥哥滿意了就饒你”少傑哥拿著一台攝影機在旁邊一面拍一面說。
    “……,我……說不出來”小姿畢竟還是處女,雖說經常被男人調戲,並非十分的純潔,但是要她當衆說
    出淫語,還是需要一個調教的過程。
    家豪早知她是說不出來的,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看著一個未經人道的小姑娘,逐步變成爲一個毫無廉恥
    的浪娃直至蕩婦,是他們的樂趣所在。
    小姿不同于思藍,思藍沒有物質的追求,她活在她的夢想裏,她超脫了世俗的慾望與理念,這種超脫使他
    們耿耿于懷有種芒刺在背的不安。所以少傑粗暴的強姦了她,在隨後的幾天裏又和家豪兩個多次蹂躏她。
    小姿則是溫柔乖巧安分善良的小家碧玉,偷偷的玩弄她折磨她,使他們有種偷情般的刺激和狩獵般的快感。
    看著小姿被挂在屋頂上掙紮哀求,比扒開她的兩條小腿,插進她未經開墾過的處女地,更加能夠帶給他們
    極致的愉悅。
    家豪剝開她細嫩的包皮,擠出她的小痘痘,用軟毛輕輕地刷過去。
    “啊~,”觸電一樣的感覺,一下子自陰核爆發到全身。小姿經受不住驚叫出來。
    家豪用軟毛的毛尖輕輕地刺向被懸吊少女纖小的陰核。掰開彈性十足的飽滿陰唇,用毛刷在那未經人道的
    粉紅色肉壁上來來去去的撩撥。
    “啊……,快停手啊……我要死了,饒命啊……”麻癢難耐的小姿在富于技巧的玩弄中瘋狂的扭動。
    “小姿!”思藍不安的呼喚。她的手腳被分開固定,身體仰躺在醫用躺椅上,不知道小姿發生了什幺狀況。
    “藍藍姐!”在家豪停止之後,小姿才無力的回應。
    “寶貝!醒啦?”少傑哥一邊把攝影機架在房間一角早已支好的叁腳架上一邊問,“這一次你暈了一個小
    時哦,陪大民他們玩玩吧”
    “少傑,我不喜歡,不要強迫我,好嗎?”
    “我喜歡看你被人淩辱的樣子呀,你就滿足兄弟們一次吧,他們也很喜歡你的。強強和小亮還是處男,等
    會他們搞你時,你盡量放鬆一點,不要夾的太緊了,讓他們多玩你一會,如果他們早洩了,會很沒面子的。
    ”
    “少傑!你……你考慮他們的感受,你怎幺不替我想想?你故意開著車窗讓毛子強姦我,如果被別人發現
    了,我今後怎幺做人啊?嗚嗚嗚……”
    “呵呵呵……,不會的拉,你後來開始叫床的時候,我就把車窗關了。即使被別人看見了,又有什幺關係
    ,他們又不認識你。你的那些書呆子同學也不會這幺晚還在街上晃的吧”
    “可是……可是這一次,我一定會懷孕的,嗚嗚嗚……,我怎幺辦啊。”
    “毛子真的是全部射在你的子宮裏面了嗎?”
    “嗯。我裏面現在好脹啊,今天是危險期,你都不放過我,讓別人這幺對我,我……嗚嗚”
    “他娘的,毛子的雞巴就比我長那幺一點點,玩起來就這幺爽。等老家夥把佳佳送回來,老子也要試試射
    進子宮裏面去的味道”
    “啊……?你們把佳佳怎樣啦?”思藍奮力掙紮著想要擡頭尋找佳佳。
    “想佳佳再來觀摩觀摩你被輪姦時的騷樣嗎?”少傑調笑說
    “少傑,你是知道的,我不能對不起玲姨。再說,她還是個小孩子啊。”佳佳是玲姨的女兒,思藍的鄰居。
    兩家的關係非常好。玲姨34歲,丈夫在結婚後不久意外的摔死了,從此玲姨獨自艱難的撫養孩子,並未再
    婚。佳佳打小就喜歡跟著她這個姐姐一起學習、玩耍。在工廠加班忙碌時,玲姨就會把佳佳托付給思藍照
    顧,常常在思藍家一住就是好幾天。佳佳膽小、內向,在思藍眼裏,佳佳就是被關愛和保護的妹妹。
    “……”
    “少傑哥,我求求你了,放過佳佳吧,我今後一定好好聽你的話,決不會讓你不高興的,我只求求你,就
    一次,不要害了佳佳。”
    “好吧,好吧,你還真是羅嗦。看在你一向夠聽話的份上。我去同老家夥說說看,讓老家夥破掉佳佳後,
    不要接著虐待她,等佳佳長大些再用那些方法慢慢玩她好了。”
    “少傑哥……”思藍還想說什幺。
    “老家夥到嘴的肉是不會松口的。我只能做到這些了”少傑摔摔手打斷她說道。
    “這個時候,佳佳恐怕早就失去她的處女了吧?現在應該是母女兩並排躺在床上,被老頭子輪著乾的時間
    了”家豪插話。
    “家豪,小姿留著明天再玩吧。你罩著小兄弟們。我去玩玩那雛”少傑已經迫不及待了。
    “哇……嗚……哇嗚嗚……”絕望的思藍終于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遠處的鍾聲在又一個整點準時響起,而對于思藍,這鍾聲不再是以往的悠遠柔和。
    滿天的星鬥在蔓延的黑暗裏掙紮起伏,思藍記起那個流星雨的夜晚,在輝煌的殒落裏,是否所有的秘密都
    煙消雲散,包括她虔誠的心願。
    思藍記起許多許多年以前的那個早晨,薄霧剛剛散去,小男孩捧著一大把不知名的野花,遞給小女孩。在
    陽光包裹著的雲層下面,有紅色的蜻蜓自由漫舞。“我一定會娶你”。她仿佛聽見一個聲音在說。
    修百世才能同舟,這是哪一世的事情了,她很想知道,努力向前搜尋,“他不是惡魔,他比惡魔更惡毒”
    另一個聲音在說。